Crescent

完结一篇是一篇,不坑不虐才是大丈夫
微博ID:新月之轮 欢迎来找我玩(。・ω・。)ノ♡

【EC】师生恋什么的有爱就好了 06

1.小教授又帮老万收拾烂摊子了……

2.老万鲨鱼笑露出的牙齿我有认真数过,真的是22颗!【认真脸】

3.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打上狼队tag了好开心!

=====================================

Charles坐在医院的座椅上,感觉头疼欲裂。出于对Erik的责任感,他承担了校长天启的医药费和陪同任务,在一群人古怪的目光下为天启安排好了病房。现在一切告一段落,他累的一句话也不想说。
所有的事情都乱套了,Erik攻击了校长,校会变得一团糟,Shaw叫嚣着要告他绑架青少年,他在心烦意乱下,一拳将他送上了天启病房里的另一张床上。

或许他会被学校开除,如果他不动用家里的关系的话。高额的账单可以让Raven和Hank念他念到明年夏天,但这些都不是问题。

最重要的是,Erik失踪了!

Charles从Peter那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为Erik的维护感到感动,却无奈于Erik的冲动。几张照片并不能证明任何东西,而师生恋所谓的丑闻对自己而言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天启或Shaw想捣乱自己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分分钟下台,而不需要用这种愚蠢而暴力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果然还是个孩子。Charles叹着气想。

Erik那一拳让整个场面变得混乱,Charles却并没有心情去看看天启的情况或者维持秩序,他只想去抓住那个落荒而逃的Erik,却被骚乱的人群挡住了去路。Erik很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中,Charles很欣慰的看见他避开了保安的追捕,却很快烦恼于自己貌似找不到他了。

Erik没有手机,这个因为他俩总是24小时呆在一起而被无限弱化的问题在这个时候做起了拦路虎。Charles没有Erik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Erik会住在哪——他所知道的Erik的两个住所一个是他自己的房间,另一个是Shaw家,但他想Erik应该不会再到那里去。

Charles捂住脑袋,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对Erik一无所知。这样说也不对,他知道Erik是素食主义者,不太喜欢吃肉,但会把他放到他盘子里的所有香肠都乖乖吃下去;他知道Erik晚上睡觉习惯躺平睡,睡姿就像他的为人一般刻板严谨,通常一晚上都不会动;他知道Erik后腰处有一条伤疤,随着走动会显得很性感,但却不愿意他提,在他每次盯着看时还会脸红。

但他不知道Erik的过去,不知道Erik是否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不知道Erik在和Shaw在一起时每天过得怎样,也不知道在Erik离去时如何才能找回他。

他知道Erik和自己在一起很开心,但关于Erik那些沉重的过去,他没有问,Erik也没有提。

他沉迷于和Erik相处的点点滴滴,甚至忘记了他们从前并不属于一个世界。

Erik……

Charles想他需要一包烟,或者一瓶酒,把自己灌醉了沉沉睡去,然后醒来就会发现自己只是在温暖的床上做了个梦,身边仍然躺着刚醒时会发愣,笑起来会露出22颗牙齿的Erik。

“Charles,好久不见,你怎么会在这里?”

Charles闻声抬起头,看清面前的人后,勉强露出个微笑:“很高兴见到你,Scott。”

Scott是Charles的邻居,也是和Raven同期的警察,同时还是Charles父亲的学生,和Charles一家的关系十分亲密,但这时Charles却并不想见到这个老朋友。

“你怎么会在这里?”Charles勉强问道,他抬头看了眼Scott走出来的加护病房,在心里祈祷可不要是Scott的亲人或者Raven他们的某个战友又出了什么问题,他今天真的不想再听见任何一个坏消息了。

Scott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安慰Charles道:“别紧张,小教授。我只是来拜访一位……恩,交通事故中的受害者。”

“交通事故?”Charles疑惑道:“Scott我记得你是刑警,怎么会拜访交通事故的受害者?你们认识吗?”

“不不不,实际上,我和这位夫人从来没有见过。”Scott在Charles身边坐下,接着说道:“我不知道Raven有没有和你说过,三年前那起疯狂的法西斯崇拜者对于犹太人的谋杀事件,这位夫人就是其中一位受害者。”

“恩,我听Raven说过,那个暴徒专门制造意外车祸来制造谋杀,而且十分狡猾,至今没有被抓到。”Charles心不在焉的说道。

“是的,是我们工作得不到位。”Scott叹了口气:“里面这位夫人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犹太人慈善家,她和她的丈夫为许多公益事业做出了贡献。但在那起车祸中,这对夫妇为了保护他们的独子,父亲当场死亡,母亲成了植物人,这些年一直毫无知觉。而那个无依无靠的男孩,在社会福利机构住了一段时间后,被人领养了。”

Scott抹了把脸,似乎想驱散一下悲伤的气氛,半开玩笑的说道:“对了,Charles你待会可以把我捎带回家么,该死的我的机车今天早上又被偷了!”

“又?”

“对!我实在不明白谁会一遍又一遍不胜其烦的偷我的机车然后在当天晚上又送回来!”

Charles勉强勾了勾嘴角:“或许是一只情商太低以至于不会追求伴侣的狼?”

Scott一脸莫名其妙:“狼追求不到伴侣和我有什么关系?”

Charles没有回答,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沉默片刻后,突然问道:“Scott,那对犹太人夫妇,他们姓什么?”

“Lensherr,怎么了?”

Charles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把Scott吓了一跳。他一把将Scott拽起来,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你知道那位父亲葬在哪里吗?带我去!”

Scott举起手做投降状,满心疑惑但看着Charles一脸兴奋夹杂犹豫的古怪表情又问不出口,最后点了点头,和Charles一起离开了医院,开上车扬长而去。

天空下起了雨,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开出一朵朵转瞬即逝的小花。Charles的手抖得厉害,Scott看不过去好几次都提出要替他开,都被Charles拒绝了。

墓地的距离并不算很远,Charles以一个非常危险的姿势将车滑进停车位,然后立刻打开门在大雨磅礴中冲了出去。

“Charles,带上伞!雨太大了!”Scott在他身后大吼,却并没有看见Charles回头。他骂了一声,然后拿上伞跟了上去。

雨中的墓园空空荡荡,所以Erik独自一人站在墓碑前的身影就变得格外显眼。Charles冲到那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副场景,Erik浑身上下都淋湿了,他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墓碑,不知是雨还是泪的液体布满了他的脸颊。

墓碑前没有花。

“Charles.”Erik转过头来,低声唤道,仿佛一只小猫在Charles的心里挠了一爪。

Charles无法克制的冲上去拥住了Erik,他的情况也同样不比Erik好到哪里去,昂贵的手工制作的西装在大雨中被糟蹋得一塌糊涂,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乱七八糟的粘在脸上,作为夜店小王子的Charles大概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Raven一定会杀了我的,不仅因为我把我俩搞成了落汤鸡,更因为我差点弄丢了你。”Charles咬着牙说道:“现在和我回家,帮我和Raven求求情好吗?”

“Shaw一直叫嚣着要告我拐走了你,我一气之下就把他也揍进了医院。”Charles忍不住笑了起来。

“Erik,我可以把你拐回家吗?”

Erik没有回答,只是慢慢举起手,扣住了Charles的后背,紧紧的回应了这个拥抱,然后闭上眼睛,嘴角忍不住上扬。

好温暖……

迟来的Scott赶到,看着眼前这副场景,突然一下子失去了言语,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评论(13)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