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scent

完结一篇是一篇,不坑不虐才是大丈夫
微博ID:新月之轮 欢迎来找我玩(。・ω・。)ノ♡

【EC】师生恋什么的有爱就好了

1.校园AU,富二代教师查×苦大仇深不良万

2.只是想写成熟的教授拯救还未中二的老万【捂脸】

3.大概日更,微笑,高考完就这么任性!

4.一切为了甜和甜,occ非常对不起!

========================================
“Erik,我们得谈谈。”

Charles放下手里惨不忍睹的成绩单,颇为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这是你这个月第19次逃课,第27次不交作业,哦,还有第6次打架斗殴,对手还是一年级的新生,而你在他入学的第三周把他送进了医院。”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这样做吗?”Charles努力让自己显得真诚,耐心地看着眼前沉默的少年。

Erik将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盯着脚尖一言不发,似乎那双土气并且沾满泥土的运动鞋上开出了一朵花。他狠狠的摇了摇头,拒绝了老师的问题,坚毅的表情配上乌黑的眼眶显得有几分滑稽。

他穿着一条灰色的裤子,看样式简直就是上个世纪的古物,上身搭配一件基佬紫的高领毛衣,那厚度甚至让Charles怀疑办公室外的气温是否真的超过了30℃,或者根本是这孩子刚刚从去年冬天穿越过来?

顺便一提,这身装束真的丑爆了,Charles敢保证自己老年痴呆的外祖父的穿着都比这有品位。

“哦,亲爱的。”Charles仍然保持着耐心:“你不需要排斥我对你的关心,你知道的,我是你的老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可以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Erik的身体轻轻抖动了一下,然后缓缓抬起头,第一次把目光投向面前苦口婆心的教师。Charles在他的注视下不自觉的愣了愣,有些惊讶于这个全校闻名的问题儿童拥有着一双十分清澈且温柔的眼睛。他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试图安慰这只浑身竖着刺的小刺猬:“没关系,不论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

“我的父亲……”Erik似乎愿意说些什么了,但在他刚刚开口时,办公室的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Erik立刻噤了声,像刚刚伸出触角的蜗牛又再次缩回了壳里。

该死!Charles腹诽一句,仍然对闯入者——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教师——露出职业性的微笑:“先生,就算出于礼貌,我想您应该先敲门!”

“十分抱歉,Xavier。”来人回答道,语气却听不出有什么歉意:“我只是听说新来的小少爷抓到了年级上的小魔鬼,十分好奇便忍不住来看看。哦,Xavier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你来自那种家庭,你知道的,学校里的老师们都对你充满了……好奇?”

Charles无奈的收回目光,知道这个老牌教师今天不管是来找茬还是来拍马屁,自己都别想继续为学生做辅导了。他只能示意Erik先回去,收到暗示的小兔子也不打招呼,低着头绕开靠在门边的大肉瘤,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

Charles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有些理解了Raven在听说他将要成为一名高中教师时盯着他发际线那忧伤的眼神。

Charles作为一个每天在200平方米的床上醒来,住在40000平方米的豪宅中的富二代,过着把金钱当粪土的生活。但他却并没有为此感到快乐,他的内心始终渴望着一份真挚的爱情……呸,是证明自己的机会!

所以在他的妹妹Raven靠成功抓获了一名变态杀人狂由实习刑警转正后,他毅然从书柜底翻出了几年前考着玩的教师执照,到自己家族的学院里成为了一名高中教师,力求贯彻资本主义核心价值观,为美利坚合众国的教育事业献上自己的心脏。

美丽的校园,友好的同事,可爱的学生,受人尊敬的身份,哦,或许还会有肤白貌美蜂腰翘臀的性感女高中生前来表白。

但现实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美好,在入学三周后,他已经为各式各样的麻烦愁掉了一大把头发。

比如,班上的问题儿童Erik Lensherr。这孩子在他来任教前就已经气走了3任老师,据前任说,这是一个“天生的恶魔”,成绩一塌糊涂,热衷于各种各样的恶作剧,他会勒索低年级的学生,欺负同班同学,捉弄任课教师,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魔头。Charles在任教前就对这位“知名人士”提起了十二分精神,但在真正见到后却觉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再比如,学院里老牌教师们有意无意的排斥。或许是因为他又是新人又来自资本主义剥削阶层,从一入学开始就不太受老牌教师的欢迎。虽然太过分的为难不会有,但日常的冷嘲热讽和明里暗里的排挤是少不了的,让原本一心只教圣贤书的Charles感到十分心累。

讲道理,我的父亲开办这所学校并每月支付丰厚的工资并不是让你们在这里对一个新人教师羡慕嫉妒恨的好吗?你们到底在愤愤不平个什么啊?

Charles无奈的看着面前吐沫横飞的肉瘤,认真思考着如何让他闭嘴然后从这个房间里滚出去。他用食指敲了敲桌面,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先生。”Charles问道:“您知道Erik父亲的事情吗?”

“你说那个小魔鬼,他是Shaw老师的养子。Shaw老师是一位很值得大家尊重的人,但这些年他儿子的调皮捣蛋可没少给他添麻烦。”肉瘤顺口说道,说完才反应过来,警惕的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我打算进行一次家访。”Charles答道。他默默的观察了半天面前的人,发现这个开始继续啰嗦的家伙实在不打算离开,叹了口气,爷不走我走!

他收拾好下节课要用的书,学着之前离开的Erik绕过肉瘤,在这个闭着眼夸夸其谈的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前,快速离开了办公室,一边走向教室一边在心里完善家访的各种细节。

对了,但愿Erik的养父会欢迎我。

一天的学习结束,Erik收拾好书包,无视了旁边对他偷偷指指点点的几个学生,沉默着走出了教室。但还没等他走到校门口,就被一辆风骚的宝蓝色跑车拦在了面前。

“hey,亲爱的,是否需要我送你回家?”Charles一只手搭在车门边,丝毫不知自己现在的形象就像一个调戏纯洁女生的风流浪子。

Erik瞪着一双死鱼眼看了他两秒,然后默默的绕开车子离开。

“开个玩笑。”Charles连忙开车跟上他:“我是打算去你家里,嗯,拜访你父亲,你知道的,他是一位很令人尊重的老师,同时也是我的同事。”鉴于没有学生会喜欢老师进行家访,Charles稍微撒了个小谎。

Erik终于有了点反应,他猛地停下脚步,转过头看了会一脸友好的Charles,然后再次垂下脑袋,踢了下脚边的石子。

“放弃吧,我父亲不会喜欢你的。”

Charles脸上保持着微笑,心里却在想这大概是这孩子今天和我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了。他尽力表现的友好:“没关系,我就和你父亲聊些工作上的事,你可以为我带路么?”他仍然以为Erik只是在担心他会向他父亲告状。

“滚回去!”Erik突然吼道,把Charles吓了一大跳。

“别紧张,别紧张,我的孩子。”Charles连忙说道:“我保证不会向你的父亲告状,我只是和他聊一些工作上的事。”Charles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过于急于求成以至于吓到这个孩子了。

“不是告状的问题……”Erik的声音低了下去,似乎还带上了一些哭腔。Charles很惊讶,那个传说中无恶不作的小魔头怎么会哭呢?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就跟过来吧。”一阵沉默后,Erik突然说道。

Charles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很开心的调整起方向盘:“那真是太好了,不如你先坐到车上来,我们从这里出发,很快就可以到……Erik?”

Charles回过头,四周哪里还有男孩的影子。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拨通了自己的电话。

“嗨,Hank,麻烦帮我查一下Shaw的地址,对,就是我们学院那个Sebastian Shaw……”

所以在半个小时后,Erik仍然在门口见到了带着礼物笑容满面的Charles。他沉默着看了Charles一会,然后反手将门在Charles鼻尖前摔上了。

Charles:“……”

评论(18)

热度(194)